筆趣館 > 醫路繁花 > 第八百一十五章

第八百一十五章

舒沄以為還會被那些官兵給請了去看診,卻是沒有想到,那送了她出府衙的官兵也就只是問了句,在得到她點頭確認后,卻是笑著說讓她先好好地去過節,等到有需要的時候,再去請她。
  
  舒沄很清楚,過了仲秋節,他們可就不可能再待在這儲安平城內了!
  
  所以舒沄只能悄悄抱歉地朝著那個官兵看了眼,然后跟著冠羽他們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至于點褚卻是掛著一臉的笑意,老實地待在了府衙的屋子里,把大門都給關好后,就躺在床上休息了起來,一直等到夜幕降臨,那門外的官兵還給她送了飯菜吃了之后,點褚便表示自己要養傷休息了!
  
  那些官兵們看著點褚笑臉盈盈的樣子,再想想她應該知道這里是府衙,也很安全,不可能自己再到處跑了,所以便也沒有再把她給看的多緊,等著她吹燈之后,那些官兵們便放松了下來,雖然都守在崗位上,但卻是也忍不住聊起了天來。
  
  戌時正,一道黑影便直接落到了這府衙內,輕飄飄地停在了點褚住著的那個屋頂。
  
  點褚在床上坐的筆直,突然聽到屋頂傳來輕微的響聲后,立刻便抬眼望去,果然瞧見了一片光亮從漆黑的屋頂上泄下,落到了地上。很快,一根繩子便從那光亮中垂下,左右晃蕩了起來。
  
  點褚沒有東西可以收拾,所以直接便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那繩子,幾乎不用借力便身形靈活地很快爬上了屋頂,由那黑影拉了一把便直接安穩地站到了屋頂上去。
  
  等到那個黑影把瓦片都給復原之后,兩人便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
  
  此時的儲安平城內的大街上卻是燈火通明,無數的彩燈遍布,游人如織,到處都是一片歡聲笑語。
  
  因為舒沄只想看看雜耍的熱鬧,所以卓南便在那雜耍臺子附近的一個酒樓里定了個位置,雖說不是太好,但也是能把那雜耍班子的表演都給看個一清二楚的!所以舒沄幾人在逛完了大街后便直接到了酒樓,等著雜耍開始了!
  
  冠羽帶著點褚到酒樓的時候,雜耍還沒有開始,倒是街上有了游行的隊伍,不少裝扮成各種仙人精怪的百姓們,隨著那歡喜的樂響聲遠遠而來,把整個仲秋節的氣氛烘托的熱烈無比。
  
  點褚一進了門,立刻便朝著舒沄奔了過去,卻是沒有想到反而是被那猴子給攔在了中間。
  
  舒沄有些哭笑不得地朝著那猴子說了一句,趕緊上前拉住了點褚讓她坐下,也是一臉歉意地對著點褚說道:“點褚,你受苦了!”
  
  “沒有的事!只要小姐平安就好了!”點褚的眼淚一下便流了出來,臉上卻是帶著笑意,對著舒沄說道:“婢女倒是怎么都沒有想到,居然能在這里遇上小姐.......這才是真真的好事呢!”
  
  舒沄一臉的難受地看著點褚,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臉:“在府衙也沒有時間問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點褚你們這一路到底遭遇了什么?陳大叔和叢珊怎么樣了?你這是和他們走散了才會變成這樣嗎?”
  
  點褚點了點頭,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絲擔憂來:“我與陳大叔還有叢珊走散了!那些追著我的人倒是追了很遠,之后似乎是發現我不是小姐,他們便只留下了幾人來追我,其他的人都折返回去了!我與那些人相斗,最終還是被抓住.......他們想抓了我問出小姐的下落,可是我不愿意說,之后他們便想要殺掉我!結果我也算是運氣好,遇上了那想販我去賣的那群人,他們偷偷在飯菜里下了藥,便把我給劫了出來,一路上都給我喂了藥,讓我無力逃走,這才帶到了這儲安平城來的!”
  
  “那你身上的那些傷.......”舒沄有些心疼地看向點褚。
  
  “都是當初追我們的那些人留下的!那想要販我賣了的人連武功都不會,哪里能把我打成這樣?!”點褚卻是一臉笑意地對著舒沄說道,看著舒沄那皺起的眉頭,卻是笑的更燦爛了幾分:“小姐,這其實也是好事啊!您看要不是遇上了這些人,我這說不一定早就被那些人不耐煩地殺掉了,根本不可能逃走的!更不用說,還能在這里遇見小姐您了!這可是老天爺安排的呢!”
  
  舒沄還能說什么?這些都是多巧的巧合啊!
  
  “以后就不用擔心了!你好好地養傷,我們明日就離開這里,到時候就去成州等著,我相信陳大叔和叢珊也能吉人天相,來和我們匯合的!”
  
  點褚頓時點了點頭,便看著一旁的吉旸拿著一個包袱走了過來,面無表情地對著她說道:“這是小姐讓給你準備的衣衫,你這一身怕也是不能穿了,這屋子里有個小室,你去把這身衣衫給換上!我讓小二準備了點熱水,你好好地梳洗一下,要是可以,也學著小姐這樣,在臉上折騰點什么來,盡量不讓那些官兵們能認出你就行了!不然,明日出城的時候,就只能和我一起,與小姐他們分開走了!”
  
  點褚趕緊點頭,接下衣服便笑著對舒沄和吉旸說道:“小姐和吉旸大哥放心,這點事情婢女必然是能做好的!”
  
  “那就行!”吉旸點頭,繼續說道:“要是有人問起,你就是小姐在這街上買的一個新女婢!”
  
  點褚趕緊嗯了一聲,這才起身去梳洗換衣,等到她收拾妥當出來之后,那模樣已然有了很大的變化了!
  
  舒沄一臉吃驚地看著點褚,忍不住有些驚訝地問道:“點褚,你這莫不是會易容術?”
  
  點褚卻是笑了笑道:“小姐說笑了。我和叢珊也就只會這一點而已,這真正精通易容術的人,可是能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樣子呢!我這也就只是在樣貌上做了點改變而已,要是認真地悄悄,小姐不也是能認出我的嗎?”
  
  “認出來倒是可以,可是這要是岔眼看看,還是覺得你和剛剛那樣子差別很大的!這要是讓那些官兵們瞧見了,估計是認不出你來的!”舒沄繞著點褚看了好幾圈,忍不住摸了摸臉,對著她說道:“我這臉是不是也能和你一樣變一變,而不用像現在這樣,直接畫一個胎記在上面遮掩?”
  
  “那自然是可以的!小姐放心,以后您的事情,都由婢女來做就行了!”點褚笑的一臉燦爛,趕緊對著舒沄說了一句,倒是讓舒沄連去看雜耍的興趣都沒有了,所有的興趣都集中在了點褚這化妝的本事上來!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