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戰錘神座 > 第六百九十七章,賓主盡歡 上

第六百九十七章,賓主盡歡 上


  獵手元帥馬庫斯-沃夫哈特,是卡爾-弗朗茨皇帝唯二的能夠相對容易調動的圣域強者,因為這是他直屬的部下。
  
  沃夫哈特身穿著一件藍色的貴族服飾,特有的燈籠袖和緊身褲說明了他米登領人的身份,而他那帶有強烈帝國北方粗俗口音和許多圖林根古老詞匯的談吐讓他在這場國宴上格格不入,這位農民出身的獵手元帥也似乎無意于融入進大貴族圈子,他只是埋頭吃喝,將庫羅納出產的上好起泡酒和香檳就像喝水一樣一瓶瓶灌下去。
  
  但即使如此,沃夫哈特依然得到了足夠的尊重,這位圣域初階實力的強者可是將一頭帝王龍三箭穿心而死,實力夠了,所謂的貴族禮儀倒不是那么重要了,這個黑暗的世界終究需要英雄。
  
  “您好,萊恩閣下。”沃夫哈特朝著萊恩點了點頭,他濃密的絡腮胡子上沾滿了香檳和食物的殘渣。
  
  “沃夫哈特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他的光輝事跡我想我不用多說,你也知道。”卡爾-弗朗茨興致很高,他大聲地說道:“在接到阿拉里克的信件之后,我差點就想派他去遠征了。”
  
  “阿拉里克?”萊恩有些奇怪。
  
  “帝國的露絲契亞遠征軍啊!”卡爾-弗朗茨舉起酒杯:“阿拉里克帶來了好消息,我們的遠征軍已經成功地在露絲契亞建立了一個據點,現在就等著我們支援呢!他的信里面寫了盡管收獲不錯,但探索不太順利,他們缺乏足夠的火槍和攻城武器,瑞克領主議會正在討論,是否派出更強大和更精銳的軍隊去支援遠征軍呢。”
  
  “哦?那要祝賀你了,卡爾,露絲契亞可不是一個容易征服的地方。”萊恩笑了。
  
  “可阿拉里克的收獲真的非常驚人,有機會的話你真應該看看,全都是拳頭那么大的黃金、成堆的白銀、各種珠寶和礦石,還有黑曜石這種東西!”皇帝越說越興奮:“阿拉里克認為,這些財富落在蜥蜴人的手里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唯有我們帝國才能帶來真正的文明和秩序,你放心,萊恩,你的那個兄弟,好像是叫做福根?我們不會傷害他的,我還給他準備了一個伯爵爵位,只要他愿意,隨時都可以來我的宮廷里面當伯爵,你不會怪我越界吧?”
  
  “呵呵呵呵~卡爾,喝酒,喝酒。”萊恩只是笑,也不說話:“所以你打算派你的獵手元帥去遠征么?”
  
  “當然不行。”皇帝心想萊恩的反應有點奇怪,不過卡爾-弗朗茨今晚興致很高,酒也喝了不少,沒想太多:“舊世界的事情缺不了沃夫哈特。”
  
  “唔,那可真是遺憾。”萊恩一臉遺憾地攤開手:“露絲契亞少了一位冠軍勇士。”
  
  “哈哈哈哈~”卡爾-弗朗茨沒有強求沃夫哈特和他們一起閑逛,皇帝和萊恩找到了王宮花園的一處角落,他自嘲地笑道:“萊恩,你知道為什么維克馬冕下沒有來么?”
  
  “事務繁忙?”萊恩和卡爾兩人一起坐在石制長椅上,萊恩心想維克馬大主教沒來確實有點遺憾,否則莫吉安娜可以和維克馬會晤一次,或許會有別的收獲。
  
  “我去正義大教堂找他了。”皇帝搖頭:“我告訴維克馬冕下,告訴他或許應該跟著我訪問庫羅納,維克馬給了我一點時間讓我說服他。”
  
  “你失敗了?”萊恩對此很感興趣。
  
  “我告訴大主教,說這是綠騎士的邀請,湖中女士授意,認為我和你必須團結一致。”皇帝的表情很是苦澀:“結果維克馬冕下勃然大怒,他說我身為帝國皇帝居然選擇相信外國神的話語,而拒絕沐浴在絕對公正絕對正確的查理曼榮光之下?!他叫我滾出去,帶著異端邪說滾出正義之神的大教堂,否則他就會派人趕我出去。”
  
  “哈哈哈哈哈!”萊恩放聲大笑,他可以想象皇帝當時的窘迫,維克馬綽號堅毅者,他一旦做出決定就不會動搖,卡爾-弗朗茨一定是被苦修士、戰斗牧師們半送半趕出去的。
  
  “你在湖神女巫殿下那邊會遇到這種情況么?”皇帝顯然對于如何平衡王權和教權非常感興趣,無論是帝國還是布列塔尼亞,教權時常凌駕于王權之上,這個世界是有真神的,如何和教權相處,是一門深厚的學問。
  
  卡爾-弗朗茨一直對萊恩是如何和莫吉安娜殿下始終保持親密無間、通力合作的關系感覺到很好奇也很羨慕,在之前的國宴上,莫吉安娜就坐在萊恩的左手邊,兩個人之間互動很多,在人前一向冰冷的湖神女巫面對萊恩溫柔地就像山澗的清泉,時常附耳低語,她看著萊恩的眼神也特別不一樣。
  
  “不會,比較少。”萊恩搖頭:“莫吉安娜殿下有什么事,我們都是一起商量,她比較尊重我的決定。”
  
  “怎么做到的?能,分享一下么?”卡爾-弗朗茨追問道:“我每天都要花不少精力。”
  
  “呃……”萊恩心想我的辦法對你好像不太適用來著,穆席隆公爵沉吟了一下,讓皇帝覺得他在思考,然后才緩緩地說道:“開誠布公地談一次吧,兩個人,單獨地,找一個沒人打擾的地方,好好地談一次。”
  
  “能說得具體一點么?”皇帝追問道,實際上他和維克馬大主教單獨談話的機會還是不少的,萊恩說得太籠統太泛了。
  
  “這樣,卡爾,你找個機會和維克馬冕下一起到皇宮之內或者大教堂之內的健身房、格斗場這種地方,空手肉搏、摔跤,認真地比一兩場。”萊恩很是正經和嚴肅地說道:“無論輸贏,然后你安排私人燒烤宴會,一起喝酒吃肉,營造輕松的氛圍,抓住機會,開誠布公地談談,應該會有效的。”
  
  “這樣么?”卡爾-弗朗茨皇帝怎么聽怎么覺得奇怪,但他心想試試也沒壞處:“好吧,讓我回去安排一次,干杯,萊恩,為了我們各自的國家!”
  
  “干杯!”
  
  除了卡爾-弗朗茨和萊恩-馬卡多相談甚歡以外,整個庫羅納王宮之內確實十分火熱,歷史上,很少有這種級別的宴會,將帝國和布列塔尼亞的貴族們聚集在一起,盡管無論是帝國人還是布列塔尼亞人都看對方不順眼,不過從實際意義上來說,兩個國家的人確實是同宗同源的,布列塔尼亞人的起源便是當時越過灰色山脈的布列塔尼人,雙方的文化區別只是布列塔尼亞人受到精靈影響更多,除了湖中仙女信仰和查理曼人神信仰不同以外,雙方的民間信仰基本相同,法定節假日也很接近。
  
  即使如此,文化的隔閡依然讓兩國人時常互相敵視、領土爭端和利益沖突在千年歷史上斷斷續續沒停過。
  
  只能說,人類是永遠不可能互相理解的,求同存異已經是極限了。
  
  弗朗索瓦、博德里克和馬呂斯聊上了,他們三個人的領地已經包括了整個舊世界最好的所有葡萄酒莊園,顯然兩位公爵和選帝侯都對葡萄酒的釀造和管理頗有心得和造詣。
  
  白狼選帝侯鮑里斯-托德布林格和巴斯托涅公爵伯希蒙德相談甚歡,他們的性格很接近,米登領和德拉克瓦爾德森林之內數以萬計野獸人部落的戰爭永不停止,而巴斯托涅公國每年也都要面對來自亞登森林的野獸人狂潮,在怎么打野獸人上,雙方都很有心得。
  
  而在王宮內,萊恩的夫人蘇莉亞、帝國皇后海倫娜和帝國女爵艾曼諾莉在一起分享著育兒經,盧伊特波爾德二世帶著小弗雷德里克和小德文希爾到處瘋玩。
  
  “蘇莉亞姐姐,好久不見了。”艾米莉亞熱情地挽著蘇莉亞的胳膊:“你馬上就要成王后了,哇,好羨慕你!”
  
  “謝謝。”要說不想當王后那肯定是假的,可蘇莉亞總覺得艾米莉亞話里有話,她有些不太習慣地抽出了自己的胳膊:“我還沒有恭喜你呢,艾米莉亞!你這次沒把她帶來?”
  
  “帶來了,但蕾姆還太小。”艾米莉亞連連搖頭,帝國女爵清麗動人的小臉上白里透紅,她很是得意地向蘇莉亞炫耀:“明天,我再帶著蕾姆來王宮找她的哥哥德文希爾玩好么?蘇莉亞姐姐?”
  
  “呃……當然可以,歡迎,艾米莉亞。”蘇莉亞被艾米莉亞擠兌得心里有點不是滋味。
  
  就在今年夏天,艾米莉亞再次為萊恩也為自己生下一個漂亮的女孩,就如她和萊恩說的那樣,她將這個小女孩取名為蕾姆,封她為努爾公主,小公主這次有跟艾米莉亞一起來,但是沒有參加這場宴會。
  
  艾米莉亞見到蘇莉亞有點不甘的表情,心里暗暗得意,她再次挽住了蘇莉亞的胳膊:“蘇莉亞姐姐,海倫娜姐姐,我這次從努爾帶來了很多禮物,全都是送給你的,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艾米莉亞這次確實帶來非常多禮物,蘇莉亞能感受到艾米莉亞的真心和誠意,她沒有拒絕。
  
  “好!”海倫娜聽了之后立即答應,三個舊世界最有權勢的女人朝著王宮內另一處房間走去。
  
  另一邊,高等精靈至高**師泰格里斯正在和維羅妮卡還有特蕾莎說話,泰格里斯的聲音中不帶任何感情,也沒有什么表情,他仔細地觀察著維羅妮卡的施法和操縱魔風的能力,微微點頭:“可以,貝納多特女士,比起上一次見面,你的魔法進步很大。”
  
  “謝謝,泰格里斯閣下。”維羅妮卡終于找到機會炫耀了一下自己晉升圣域的成果和新得到的能力,她非常恭敬也非常認真地鞠躬:“這都要感謝你的指導,非常感謝。”
  
  “我的指導只是給了你一把鑰匙,教你如何打開房間的大門,進入房間之后的一切都靠你自己。”泰格里斯拄著莉莉絲的月之法杖,他的那雙死魚眼又轉向了身穿著禮服長裙,臉上有些不甘心和失落的冷艷女術士:“至于特洛維克女士,你也不要失望,術士的晉升辦法和巫師不一樣,每一個術士沖擊圣域的方式都是比較獨特而且不易復制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積累足夠的魔法知識和魔力當量,至于如何凝練血脈,我會花一點時間幫你查閱一下荷斯白塔的書籍,你也可以問一問你的母親當時是怎么做到的。”
  
  寒冰系魔法不屬于魔法八風,盡管泰格里斯是至高**師,但對寒冰系魔法的知識也相對有限,因為精靈根本就看不上這種魔法。
  
  “母親當時有了奇遇,她在基斯勒夫的一處荒原之內尋找到了一處古圣遺跡,從古圣遺跡的石柱里面得到了巨量而純凈的寒冰系能量。”特蕾莎有些失望地搖頭:“這種古圣遺跡在基斯勒夫建國近千年以來基本上已經被發掘殆盡,實在是可遇不可求。”
  
  “或許,你可以尋找替代物。”泰格里斯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特蕾莎的魔力:“我需要一點時間查閱一下資料和與貝蘭納爾通話,詢問一下他有沒有這方面的資料。”
  
  “非常感謝。”特蕾莎也鞠躬表示了謝意,泰格里斯點了點頭,他轉身離開,朝著花園那邊去了。
  
  “哼哼~我的小公主,你也有今天,快點,趕緊對身為嘉蘭女長老的我,獻上你的尊敬和忠誠吧!”維羅妮卡見到泰格里斯一走,態度立即變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她雙手叉腰,得意洋洋地朝著特蕾莎挑釁道。
  
  嘉蘭女巫今天穿著一條杜鵑迷情淺紫漣漪絲絨晚禮裙,禮服裙的領口被高高頂起,展示著屬于她的驕傲,禮服長裙的開衩很高,一雙修長筆直,裹著超薄肉色吊帶長筒絲襪的美腿踩著一雙露趾的魚嘴高跟鞋,粉嫩絲足的指甲上涂著紅色的指甲油,吊帶襪的襪環還是蝴蝶飾帶圖案的,明艷嬌媚的容顏上是說不出地得意,甜美的杏眼之內滿是逆襲的快樂。
  
  “哼!維羅妮卡,你等著!”特蕾莎的晚禮服裙比起維羅妮卡短一些,別的大致都一樣,和維羅妮卡不同的是她穿著是灰色的連褲襪,領口也不像維羅妮卡那樣開成低胸的,女術士遭到這樣的挑釁氣得想要跺腳,但她目前確實沒有辦法反擊。
  
  “嘿,十幾年前,我整天都是想要把你踩下去的念頭。”維羅妮卡的挑釁一放就收,嘉蘭女巫有點無奈地說道:“結果現在我們是一個陣營了,真沒意思……特洛維克,你的母親呢?”
  
  “母親?”特蕾莎的表情有些微妙:“看,在那里呢。”
  
  維羅妮卡順著特蕾莎所指的方向看去,這下,嘉蘭女巫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微妙起來了。
  
  歐若拉同樣穿著淡藍色的露肩抹胸晚禮服長裙,裙下是裹著黑色透明絲襪的美腿和穿著黑色尖頭高跟鞋的美足,她正坐在角落的沙發之上,而就在她的旁邊,來自帝國的沃爾芬選帝侯兼奧斯特領大公爵,瓦米爾-馮-茹科夫正在向歐若拉大獻殷勤,瓦米爾選帝侯眼中冒著綠光,不斷地敬酒和找話題,歐若拉則是出于禮節也和他攀談著。
  
  “哦,是那個老色狼。”維羅妮卡用手捂面,瓦米爾選帝侯無論是軍事能力、內政能力亦或者是個人武勇都是出類拔萃的存在,否則皇帝也不會在原選帝侯家族絕嗣之后選擇了當時還是公牛騎士團大團長的他繼承選帝侯和大公爵爵位。
  
  但瓦米爾選帝侯就是有個毛病,他經常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除了他的兩個嫡子奧列格和瓦西里以外,他公開承認的私生子至少有十個,而且還有很多公開的情婦,沒公開的更多,單單就維羅妮卡知道的,基斯勒夫駐帝國的女大使就是瓦米爾選帝侯的情人,嘉蘭議會里面至少也有十幾個女議員表示過和瓦米爾選帝侯有發生過關系。
  
  “親愛的特蕾莎,你是不是要有新的爸爸了?”維羅妮卡調侃道。
  
  “……維羅妮卡,我們過去看看。”特蕾莎皺起眉頭:“母親她今天興致很高,酒喝多了,等等做錯了決定就不好了。”
  
  “好吧好吧。”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