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福妻滿滿 > 第244章 城門

第244章 城門

陳氏要將發霉的米糧換走官府的救濟糧,嬤嬤聞言,遲疑問道:“夫人,那些發霉的米糧已經存了數年,不知會不會吃出啥毛病呢?”
  
  糧倉里存了不少發霉的米糧,按說早該扔棄,但夫人一直不許。
  
  想起發霉的米糧那倉庫里跑來跑去的老鼠,嬤嬤心中微緊。
  
  陳氏冷笑一聲:“那些賤民能有口吃的就謝天謝地了,還敢嫌棄?不想餓死就給老娘吃!”
  
  嬤嬤自是領命下去準備米糧不提。
  
  秦澤和秦昊離了縣衙,并不急著回客棧,而是尋了一處茶館歇息。
  
  倒不是為了喝兩口茶水,而是想著聽聽百姓們嘮嗑的話題,最是切合實際民情。
  
  而那廂劉姑娘念母心切,懇求福元圓想法子帶她回家。
  
  琢磨了會兒,福元圓便與銀寶喬裝成醫館大夫,劉姑娘喬裝成藥童,三人一道去了劉家。
  
  劉家大門緊閉,雖說門外未有人看守,但是巷口處卻是坐了兩名官兵。
  
  美其名曰巡視街道,實際上是盯梢著劉家。
  
  何縣令沒找到劉姑娘不會善罷甘休,就等著劉姑娘走投無路回家時將人抓獲。
  
  但劉姑娘到底沒有犯事,不宜明目張膽看守劉家,便讓人蹲在巷口守株待兔。
  
  劉夫人因為劉典簿下獄病倒在床,膝下除了劉姑娘外還有一兒一女,兒子這幾日不時出外找大夫來治病,是以福元圓三人敲開劉家的門時,兩位官兵瞅了一眼就繼續坐著打盹兒。
  
  劉家一片愁云慘霧。
  
  劉典簿無辜入獄,何縣令逼女兒過門,情急之時劉夫人只想著讓女兒上京城去找親弟弟幫忙。
  
  待女兒逃了出去,她才后知后覺地擔憂起從未出過遠門的女兒會不會在路上有了閃失。
  
  本就憂慮重重的心事更是增添了數倍,人便病得更厲害了。
  
  余下的一兒一女,兒子年僅十三,女兒剛十歲。
  
  原本不經事的兒子在各種打擊下,短短時間內成熟了許多,張羅著給劉夫人請醫看病,又去求著劉典簿以前的好友幫忙疏通關系。
  
  福元圓三人來得突兀,劉家守門婆子聽聞是大夫,將人帶到正屋時,劉家兒子出來便攔下了人。
  
  疑心地打量著面生的三人,他冷聲道,“你們是誰?我家今日并未請大夫。”
  
  福元圓淡淡一笑并未回話。
  
  倒是劉姑娘忍不住上前一步,紅了眼低喊一聲:“二弟!”
  
  一家人重聚各個喜極而泣,相互擁著似有說不完的話。
  
  待到情緒都平穩了些,福元圓讓銀寶給劉夫人診了脈,所幸是憂思過度導致纏綿病榻,開了方子讓劉家兒子去抓藥,便帶著劉姑娘離開了劉家。
  
  “而今你父親的事情尚未處理好,若是你留在劉家怕是會不安全,”福元圓勸著雙眼通紅的劉姑娘,“先隨我們回客棧罷,明天銀寶過來復診時,你再隨著回來便是。”
  
  劉姑娘對福元圓等人的恩情感激不盡,自是應聲隨著一同離去。
  
  第二天上衙,何縣令屁股還沒坐熱,就看見秦澤和秦昊神清氣爽地走了進來。
  
  何縣令趕忙笑瞇瞇地迎了上去,主動說了送糧的安排。
  
  “下官昨日詳細調查過了,那剩余七日的米糧因為車馬的原因,本就準備今日送去。”
  
  他解釋著,“這一大早就安排人把米糧護送往那下河村去了,兩位大人盡管放心。”
  
  秦澤淡淡一笑,撩起袍子坐下,不緊不慢的道了一句:“何縣令倒是迅速。”
  
  他們以戶部員外郎的身份壓制,何縣令會立即送糧本是意料中事。
  
  然而除了下河村,還需要解決劉典簿的問題。
  
  見兩人聽了稟報卻沒有離開的意思,何縣令不由得擦擦額角的汗,眼睛咕嚕轉了轉又道:“至于兩位大人昨日提及的事情,下官也已安排人員同行前去下河村調查。待明日應該就會有數據上報上來,屆時下官定然第一時間稟報兩位大人。”
  
  秦澤慢悠悠地應了一聲,伸出食指在桌面輕輕叩了叩,淡淡道:“我等這次奉旨出京辦理事情,會在清水縣逗留幾天。既然來衙里了,亦不好荒廢了時間。”
  
  何縣令眨巴了兩下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秦昊見他一臉懵,暗暗翻了個白眼,提醒道:“何縣令,去把這一年的卷宗拿出來,我們順帶審理審理。”
  
  何縣令登時顫了顫腿。
  
  這路過的官員查看卷宗之事不是沒有,但并非直屬上峰,除非出了什么重大案情,否則都不會這么辦。
  
  他遲疑了下,擺出為難的神色:“這……不是下官不應允,只是兩位大人乃戶部官員,看我清水縣的卷宗怕是不妥?”
  
  秦昊一拍桌子:“怎么?何縣令這是不讓我等審理了?莫不是有什么重大冤案在手,怕被我等查了出來不成!”
  
  秦昊話說的魯莽,卻著實嚇了何縣令一大跳。
  
  官大一級壓死人。
  
  縱然這兩個戶部的官員對他的升遷任命并無直接權力。
  
  但人家到底是京城的官兒啊,沒得與吏部官員相交甚篤,若是真的要整起他來,怕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
  
  思來想去,只得諾諾:“是是是,下官這就去將卷宗給兩位大人取來。”
  
  秦澤和秦旭去了縣衙,福元圓早膳后讓劉姑娘再次喬裝成醫館的藥童去劉家送藥,約定午時前回返。
  
  待劉姑娘離開后,閑著無事的主仆兩人便在清水縣閑逛起來。
  
  郄神醫在延慶縣,是以她們在清水縣便沒了尋找郄神醫的任務,四處溜達純粹是為了打發時間。
  
  這兩日天氣持續放晴,街道上的百姓們各個不自覺揚著笑臉,一張張淳樸的面容讓人看了心底踏實。
  
  兩人沒有具體方向,隨著人潮走著走著,便到了南城門處。
  
  城門處依舊像他們進來那日一樣,進出城的人都需要挨個查驗。
  
  兩人遠遠打量了兩眼,正準備轉身離去,忽聽得一陣喧嚷。
  
  “關城門了?怎的大上午就關城門了?”
  
  旁邊一個民眾喊了一聲,登時周圍的人都稀奇地朝城門處跑去。
  
  福元圓蹙了蹙眉,低聲對銀寶道:“咱們跟上去瞧瞧!”
  
  ()
  
  搜狗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