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百兵圖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六族

第三百一十八章 六族

    蘇妙音要的不止是眼前,沈小七現下方知其比想象中厲害,什么權衡承諾,她的情報絕對不比在場任何人要差,了結戰無極,她賺的會更多,雖為賭局,她卻并非莊家那般簡單,解憂賺錢一舉兩得。
  
      凡塵動蕩,卻需要一個名頭,特別是以魔族之力,無人牽頭,不可能大動干戈的和人族叫板,但積蓄的氣岔與其四處肆虐,不如這般以取物為名冠冕堂皇,解的是怨,美的卻是蘇妙音之名,看似挑撥一戰,實則是將恩怨局限在此,牽連甚少,難怪如此妄為,三界盡全數默認,甚至禮待有加。
  
      “額外開一局,賭姐姐不會看錯,我輸了,你要什么我給什么。”朝著后卿眨了眨眼,橫生些許讓人蠢蠢欲動的憧憬,何嘗不是對己頗具自信,蘇妙音笑言,“你輸了,在客棧多留數載,沒你的日子,這客棧也冷清不少。”
  
      撥浪鼓式的猛搖頭,后卿臉色微僵,“妙音姐向來不做虧本的買賣,我可不好此道,你說什么是什么。”
  
      “你應該知道,這是為你好。”手中鏤扇輕搖,蘇妙音意有所指的低語,“你想走的,我知道,結果,我卻無法料定,雖然不問世事,但參合其中,終究難以獨善其身,解憂閣只有那么大,留不住就護不住。”
  
      “你給自己找點有意思的,我何嘗愿意這般繼續,不過這份好意,謝了。”兩人含糊的言語,各揣心思,沈小七聽不明白,但此刻她的關注點并不在此,細看著場中戰無極,稍稍挪到后卿身旁,“他真的不是修羅族?”
  
      鏤扇滯,蘇妙音笑容微斂,后卿一杯清酒入口,差點沒噴出來,盯著沈小七仿若不認識一般,側目投向青小蜻,“我剛剛沒說出名諱吧?”
  
      “好像沒有。”青小蜻此番亦是有些驚詫,連其都不敢隨意直言的種族,沈小七居然這般肆無忌憚,眼見二人這等反應,沈小七雖然記得任務不可輕易吐露,但好像也不至于這般,問及他人,當真不如后卿這般對三界知之甚多的所在,何況還有蘇妙音旁聽,或許會得到些許關鍵,四人任務,尋到機會,她的確要嘗試一下,瞅著后卿,“會五行之術,擅長絕弓,我又沒說錯,你能肯定他不是嗎?”
  
      “誰告訴你這個種族的?”后卿不答反問,沈小七卻是一副理所當然,“那么神秘做什么?三界六族是基本設定,其他五族都有頭有臉,占個主位還了無人機,我憑什么不能知道?”
  
      “因為,三界六族沒有修羅。”蘇妙音看得出沈小七并無避讓她的意思,敢于直言恐怕還是知之甚少,只是為何相關倒是突顯古怪,“人仙水,鬼妖魔,這是現下六族,若非亙古相關,幾乎無人知曉,這等排列是錯的。”
  
      久滯漁村,沈小七還真不知曉傳聞的六族是這些,首次聽聞就是那個不修邊幅的中年人,只是他言稱的六族獨獨有一份不同,沈小七不覺疑惑,“水族也位列其中嗎?不是說,它們臣服于仙族,屬于下屬?”
  
      “妖魔尚且如此,水族有何不可?何況人鬼領仙族要職的還在少數嗎?”無仙入他族,但各族卻以仙族馬首是瞻,現下從未有人打破,沈小七知曉古怪,卻對現下一無所知,后卿都倍覺古怪,“凡塵五湖四海、江川流域絲毫不比人族耐以生存之地要小,昆侖仙界有天河瑤池,鬼蜮忘川河,無盡海,只要存在水域同歸水族,數以百萬水軍,勝出七十二妖族分列,更有龍族持衡,憑什么不是六族主鎮?只因涉及三界過多,分崩離析?妖魔不也一樣,三界皆存方為六族,一個已然滅絕的算什么?傳聞罷了。”
  
      “你在故意試探我嗎?”后卿話里有話,他明明是見過修羅族的,很可能也知道封殺一事,沈小七道聽途說倒也罷了,機緣頗深遇到個亙古存在不可厚非,倘若相關,涉世頗大,沈小七亦是能覺察出異樣,盯著后卿,“你可以直接問的,我不是修羅族。”
  
      “我知道。”后卿點了點頭,他豈能覺察不出沈小七的信任,“若你是,我們根本不會同行,只是事關體大,已然無人敢言稱此族,較之魔族的統領,妖族更傾向于他們,形若人族,完克仙族,你可知,制衡無妨,懷璧為罪,但有修羅現世,六族對其恐慌,必將誅殺,稍有可尋之處,會比至寶更讓人覬覦,戰無極絕對不是,你也沒見過,對嗎?”
  
      茲事體大,沈小七的所知會讓其成為眾矢之的,無所偏向的修羅,自當被殺,若是心系一族,就等于是無端做大,任憑其實力如何,存活就代表這一族未曾滅絕,一個隱藏的恐懼,會讓太多存在寢食難安,沈小七不知忌諱,卻已然明白為何那人叮囑不可執意追尋。
  
      靈犀下,還存有一人,世間更有一個玩家,成為了真正的修羅傳承,甚至尚有各種相關,只是這些被六族埋葬,另可稱之為不存在,除其名以六大主族之外,后卿的詢問是幫著沈小七作答,此番她只能點頭。
  
      “小七妹妹,我突然覺得,如果你能走下去,會更有意思。”蘇妙音突發一言,望著沈小七的雙眸深邃到底,“只是可惜,你的籌碼太少,這局賭不下去。”
  
      “我想,你恐怕誤會我的意思。”戰無極稍有指望,柴昭卻搖了搖頭,“一日之限只是說辭罷了,從這里開始的方式,魔族從未有假手于人的打算,就算你能逃得了一時,想出這荒漠卻是絕無可能。”
  
      “那又如何?集我人仙鬼三族之力,還怕了魔族不成,柴昭,他們此舉,只是為了分化你我,仗著幾樣物件,意圖讓我成為群攻所在,過了一日,此約無效,難道你就不想趁機斬殺血魔和這群妖孽。”戰無極意識到些許異樣,卻依舊死咬著三族聯盟說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百兵圖》,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