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箭心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鋒芒初乍 四

第四百五十一章 鋒芒初乍 四


  聽到這里,一向想跟冷羽打探曾經的平如龍卻完全不知該怎么接話了,的確,冷羽不會原諒所有的人,因為他有著最慘的遭遇,而身為他生死兄弟的平如龍,不但沒有幫助到冷羽,反而因自己的一時沖動,才使得五年前發生了誰都不愿意看到的慘劇……呵,說起來,誰又能被原諒呢,誰又是可以原諒別人的人呢?
  “……接下來的五年,我可能還會在這呆著。”說完冷漠的話,冷羽又將自己接下來的打算告知了平如龍:“畢竟她學業是六年,我就算提前回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不如在這里,繼續維護你和政府軍之間的關系。別忘了,就算你們簽署的停戰協議,雪容也發話了,必須要取你首級。呵呵呵……”
  “……隨她便吧。”平如龍對此反倒顯得比較平靜:“等到傳說中的千年變數過去之后,屆時我要是還活著的話,或許到那時,我能親手死在她的手上,對我也算是一種解脫了。”
  聽聞平如龍的話,冷羽的眼睛晃動一下,誰都不可能直到,此時的冷羽漸漸泯滅了最后一絲想要謀殺平如龍的想法,因為他從平如龍的話中,聽到了對某件事完全不知情的意味。
  那么,就只剩下,那兩個人了……
  ……
  南極,這片地域雖然已經有不少人來探索過,但是還從未有人居住在這里,可他們并不知道,作為這個世界的現任巫王,她的老巢居然就在這空無一人的地方……不過,這可不是這代巫王建立的,而是最初的那代巫王建立的巢穴。
  此時,太陽高高的照在鐵屋的外面,透著厚厚的玻璃觀察著外界,巫王手下的兩個臂膀誰都不明白,此時的巫王到底在思考著什么。
  “我說——”忽然間,巫王說起了話,她的聲音,不禁使坐在她身后的一男一女立即起身站立,對此巫王只是笑了笑,然后伸出手,示意讓二人重新坐下。
  二人緩緩坐回到椅子上,進而巫王才繼續說起了剛才未說出的話:“方才天空的異象,你們二人可看到了嗎?”
  “看到了。”二人異口同聲的答道,然后二人互相看了眼對方,最后由女子先行講道:“天空泛起了淡藍色的薄膜,我以經派教會人員去查了,現在得到的情報是——來自于火瓦帝國首都火焰城內的一束沖天藍光形成的,而它確切的位置,似乎是世界學院……”
  女子說完話后,男子馬上補充道:“我也已經派協會去調查了,雖然沒調查異象之事,不過對于您所在意的世界學院新手考試我已經調查到了一些內容,本屆新生考試的冠軍,似乎是拉塔爾帝國皇帝的兒子王澤河與大音帝國寧家的嫡系次女寧馨所帶的隊伍并列獲得冠軍。至于您所在意的那個叫靈空的少年,好像因為他所在的隊伍最后一人違規攻擊了裁判和校方人員,導致他們隊獲得了第三名的成績……”
  只是聽到這里,巫王就從手下的話中找尋到了關鍵點:“那個隊伍違規的那個人是誰?你知道嗎?”
  “嗯。”男子趕緊回答道:“他叫冷炎,是一個挺普通的男孩子,聽說他初階和中階考試還都是看別人臉色才晉級的,而且這次考試結束后,他還被順位到了最后一班的最后一名。”
  巫王皺了下眉頭:“最后一名?”
  “是的。”男子確認道,再就一個字沒有多說。
  “哼~”幾秒后,巫王隨意哼了聲,盡管這哼聲明顯不是沖著二人來的,坐在身后的二人卻仍是慌忙的起身站立,而巫王,自然又招了招手,示意二人坐下。
  “對于世界學院排的這最后一班的最后一名,你們倆是怎么看的?”巫王將這個問題拋給了身后二人,她擔心二人緊張過頭,于是在二人回答之前補充了句:“放開了說,我絕對不會多說什么的。”
  巫王的這句話,也只是讓身后的二人心態稍微放松了些,并沒有太大的作用,進而巫王就聽到了身后那位女子說道:“我認為,以世界學院這樣名聲在外的學院,它能給這位學生排到最后一名一定有它的道理,這不僅僅是那個學生違規之類的,很可能還有一些其他的意義,比如向大家族們暗示這個人沒什么用、不必今后招攬他之類的。”
  “嗯,有道理。”巫王聽后,贊同了她的觀點。
  “我和她的想法大致相仿。”這時,女子身邊那位男子亦是開始闡述起自己的觀點:“只是我還有一點在意的是,有沒有這種可能,那就是:其實這個學生釋放出直入天際外的光束,學院覺得他太有潛力,所以想要刻意將他的實力隱瞞下來……”
  “這怎么可能!”旁邊的女子打斷道:“先不說這個連通過考試都要看別人臉色的學生有沒有可能做到,就以學院的視角來看,他們根本沒有這么做的意義,越是有潛力的學生越應要得到充分的認可,而且世界學院是有班級劃分資源的階梯制度,要是這么雪藏一個孩子,對這個學生的未來不會有什么好處,校方又不傻、也不會因這個學生違規就小心眼到和他結傷仇了,所以怎么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男子對此頗為汗顏:“我只是舉個例子而已……”
  “例子也要切合實際才對!”女子反而對此掐著不放了:“如果你的那個例子都能成立的話,那么我說這個孩子還是個女扮男裝進入學校的!你會信嗎?”
  “好了。”巫王叫住了女子,不過她確實認可了女子的此番言論,世界學院不會平白無故的將一位學生刻意放到最后一位,而學院那么做了,就說明肯定有它這么做的道理,也不會是什么障眼法——只是這一切的推測,都是在巫王并未得知后續消息的前提下分析的,她又怎會想到,就在一個小時之后,她居然會露出一副驚愕的表情看著二人遞交上來的最新情報,不過,那都是后話了……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