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深夜咨詢師 > 第一百三十五章:進入山谷

第一百三十五章:進入山谷

“他,估計這里面還有很多事情,我最近也發生了一些事,你幫我分析分析。”說著程陽把最近發生的事情跟陸秋說了一遍。
  
  “什么,居然有人拿文清叔的事糊弄你,別讓我找到他,不然我非抽了他的筋不可。”陸秋一臉氣憤的說道。
  
  程陽搖了搖頭:“最起碼我現在已經知道了父母他們最后出現的地方,不過那里真的很奇怪,因為那個地方更加像是套著的洞穴,我沒有進入到下面去,但是我看到了父母留下的筆記的地圖,我感覺我想的應該沒有錯,不過那個地方我現在找不到,我得看看能不能在碰上那三個人,這樣我才能回到那個地方。”
  
  “這么玄乎?算了先不說這個了,程陽要不我們按照這個玉玨上的詞找找看,哪里會是一個什么地反吧。”陸秋猥瑣的笑著說道。
  
  “嗯,你看單單看著四句話是找不出任何東西來的,那四句話應該是對應著是四個景象,咱們再去找一個白胡子老頭。”說著程陽把玉玨揣在了兜里,向門外走去。
  
  “哎哎哎,程陽你等等我呀,走那么快干嘛。”陸秋說著就往外跑去。
  
  在一次來到了老頭的地方,程陽不知為什么心里總是感覺吧有點不太對勁。程陽看向陸秋,陸秋身穿一個貂皮大衣,嘴上還叼著一根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點燃的煙,兩個人站在一起總是感覺不太搭調。
  
  程陽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對著陸秋點了點頭說道:“走吧。”說完兩人走進了大樓中,只見白胡子老頭和跟程陽從認識的老頭坐在一起不知道交談著什么,感覺很神秘一般,突然程陽感覺到了一陣寒涼的氣息往自己的方向飛來,程陽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脖子上的布袋產生了一點點溫暖,那些涼氣沒有影響到身體。
  
  只見這時白胡子老頭已經發覺到了兩人的到來,對著程陽的方向喊了一句:“兩位小朋友,來了不喝一杯茶嗎?”
  
  程陽看著他們心里有一種不太好感覺,對著白胡子老頭說道:“茶就不用喝了,我只是來問問您給我的玉玨到底是從哪里挖出來的,我跟陸秋想去轉轉。”
  
  “哈哈哈哈!”白胡子老頭看著我大聲笑道之后又說:“看來你又說對了,這個東西給你吧,希望對你以后有用。”說著,白胡子老頭從桌子下拿出來了一個盒子遞給了對方。
  
  “在此謝過,以后一定會有重謝,我就先行告退了。”說完便起身離開了。
  
  “過來做吧,我告訴你們地址在哪里。”白胡子老頭指了指一旁的凳子。
  
  程陽也沒有猶豫,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您說吧。”
  
  “既然你這樣說我也就不跟你們兩個人兜圈子了,這是地圖,希望你們兩個可以安全的回來。”白胡子順手把地圖拿了出來。
  
  程陽看到地圖上標注了的那個地方之后心里有點不可思議,那個地方自己小時候經常去玩,不過后來父親失蹤后就再也沒有去過那里了。
  
  程陽把地圖遞給了陸秋后,給白胡子老頭鞠了一躬就離開了。陸秋看到我已經離開了也沒有逗留隨身與程陽一同離開。
  
  坐在車上陸秋一臉疑問的看著程陽:“程陽,為什么你不讓那個老頭給你說說都有什么情況呀,上次他不是也下去了嗎?”
  
  “這個不用去問他,因為他也只是到了外圍,里面他也不知道,其實那個地方我也很熟,我從小就經常去那邊,那個地圖標的地方我也知道,是后山的一個山坑里,哪里原來是有金礦的,只是因為常年的霧氣存在,后來慢慢就沒人去了,這塊玉玨應該是在我出生前找到的,也就是有兩種可能,一個是那里的人都不是原本的人,另一種就是里面有一個巨大的秘密,所以沒有人愿意透露出去。”程陽邊開車邊說道。
  
  “你說的那個地方我也可能去過,因為我老爹也帶我去過,曾經我老爹的一個團隊是看管金礦的,不過后來因為沒有人在進去了就撤走了。”陸秋抓著頭發說道。
  
  時間不長兩人就來到了房子,不過沒有從前門走,而是從直接通程陽屋子的路進來的。
  
  回到屋中,程陽和陸秋把床板子搬開,看著床下放置著家伙心里有一種莫名的激動感,似乎是對這套家伙有了深厚的感情,看著一點銹跡都沒有的鏟子讓程陽想到了曾經無數次拿著出去玩的場景。
  
  “拿上準備我們出發,我們最少也要開5個小時的車才能到那個地方,去倉庫拿點食品,我們路上就不買吃的了。”
  
  說完兩人就開始收拾東西,程陽突然想到了一個東西,立馬小跑跑到了父母的臥室中,從柜子中拿出來了兩個飾品。
  
  這種飾品非常的特別,是一個錐子組成,這個飾品很久之前就有了,雖然已經很多年沒有人帶過了不過還是非常的干凈,這個東西是保佑每一代咨詢師的,當家里生下一個新生兒的時候長者就會做一個保佑新生兒的健康。
  
  程陽突然發現這兩個吊墜上居然還刻有著名字,當我看到上面的名字的時候我驚呆了,上面居然也有陸秋的名字。
  
  程陽驚呆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連忙跑了出去“陸秋,你是我們家的人嗎?”
  
  “什么鬼程陽,我怎么會是你們家的呢。”陸秋有些疑惑的回應道。
  
  程陽心里有點不清楚,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連忙拿出來了一條項鏈遞給陸秋“你看這個項鏈是不是不是寫著你的名字呢?”
  
  陸秋接過項鏈心里也是一哆嗦對著程陽說道:“這怎么可能,我不又不是你們家的,這個東西怎么會寫著我的名字呀,是不是有人留給我們的?”
  
  “也有可能,這個東西是我父母失蹤前就放在這里的,而且我們兩家的長者都認識,也許幫你捎帶的刻了一個也不一定。”程陽想了想說道。
  
  “有道理,不過這個東西到底是什么意義呀?”陸秋疑問。
  
  “這個東西是祝愿平安的,我們家里的人都有這樣的一個,你趕緊帶上吧。”說完程陽把項鏈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并招呼陸秋抓緊離開。
  
  程陽也沒有開平時的車,而是開了早已改裝好的車,別看這種外形不好看,但是到那種山溝溝中駐扎也需要一個結實點的車。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