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咕哩 > 第十幕 救人

第十幕 救人


  月光皎潔,寒風凜冽,柳枝飄飄,一人一咕慢行于河邊。
  景美人稀,唯有你,陪我賞風華夜幕。
  話說...
  “喂,你還真是執著啊,我走到哪兒你都要跟著。”
  “咕哩嚕~”
  就這樣,心情凌亂的秦楚然不得不帶著一只咕哩嚕行走于護城河邊,每當秦楚然心煩意亂的時候,他就會來到這里,看水,看樹,看天空,只不過,以前是自己,而現在,身邊卻又多了一只麻煩的家伙。
  “哎,怎么說呢,想了這么久,雖然她人不錯,長得也漂亮,可我對她還是沒有什么感覺,可一天連續摸了人家兩次胸,晚上再和人家再說:‘我不喜歡你,我不能和你在一起’這種話,實在是...有點混蛋了。”
  “要是被班里人知道,啊!!我的名聲啊!就要完蛋了!”
  “咕哩嚕~”
  “都怪你!你還和沒事一樣!”
  “咕哩嚕~”咕哩嚕從秦楚然肩上跳了下來,往一棵柳樹邊跑去。
  “喂,你干啥去?你...”在秦楚然朝著咕哩嚕喊叫的時候,一個畫面再次展現在了他的面前,那是一個少女,淡綠色的頭發,深綠色的眼眸,尖尖的耳朵...神秘,美麗,讓他著迷。
  “靠,這時候竟然又想起了她,這,這,不過......”
  “她長得的真好看,是我喜歡的類型,嗯,嗯。”秦楚然想到這兒就神經質的笑了起來。
  “靠靠靠,我在想些什么啊?放著現成的女孩不要,卻胡想一些有的沒的。”
  “不過...”
  秦楚然盯著在柳樹邊玩耍的咕哩嚕想到:“既然這家伙存在的話,那她也是真的了吧!”
  秦楚然冥冥之中感覺,自己和艾希禮之間有著一種無形的東西將二者緊緊聯系起來,但他說不出這是什么,也有可能,只是他的異想天開。
  “好像從看到她以后,我就無法再喜歡上別人了。”秦楚然自言自語道。
  此時刮起了陣陣寒風,將他的頭發搗鼓的極其凌亂,但你依然可以透過發隙看到他那逐漸堅定起來的眼神。
  “哈哈,就讓我繼續瘋下去吧!”他輕哼一聲,捋了捋遮住眼睛的發絲,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在王璐瑤的聊天框中快速輸入:
  “抱歉,我認為我們還是不能在一起,雖然你人長得漂亮,還可愛,上進努力,但是,我還是不能和你在一起,并不是因為你不夠好,而是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我不想欺騙自己,也不想欺騙你,還有,我對今天上課還有下午的行為感到十分抱歉,我真的是太混蛋了,我知道再多的解釋可能也無法得到你的原諒,但請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最后,真的謝謝你,謝謝你喜歡我。”
  發送。
  發送成功。
  “OK了!”秦楚然松了一口氣,就好像他剛剛打敗了游戲的最終BOSS一樣。
  5分鐘后。
  “好吧,我知道了,還有,我原諒你,我相信你不是那種愛占別人便宜的人,希望你能和你喜歡的人終成眷屬,再見。”
  “嗯,嗯,這就對了!”秦楚然關上手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咕哩嚕~”
  “啊!你什么時候爬到我肩上的?”
  “咕哩嚕~~~”
  “你都看到了吧,回去告訴她,我為了她都做出如此的犧牲了,她是不是也該表示表示。”秦楚然調侃道。
  “咕哩~咕哩~”
  “咕哩!!!”咕哩嚕猛的朝一個方向看去,好像有什么特別重要的事情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怎么了?”秦楚然也跟隨著咕哩嚕的目光看過去。
  “那...那是!”
  此時秦楚然看到了一名女子站在橋上,她嘴里好像念叨著什么,眼睛緊盯著略有波瀾的水面。
  “喂!快下來,你那樣會掉下去的。”秦楚然朝著她大喊。
  “你離開了我,那我也沒有必要再活下去了。”女子小聲說道。
  “再見了。”說完,女子便從橋上跳了下去。
  “不要!”秦楚然嘶吼道,但為時已晚,此時女子已經落入了水中。
  “喂,那邊有人跳水啦!”剛剛路過的兩名女子尖叫道。
  “我靠!”秦楚然想都沒想,直接脫了外套跳入水中,而咕哩嚕,則連同秦楚然的外套一起被扔在了河岸旁的草坪上。
  “咕哩嚕!!!”
  秦楚然拼命的朝陌生女子游去“還差一點,還差一點就到了。”終于,他游到了女子落入水中的位置。
  “啊~!”秦楚然猛的吸了一口氣之后便潛入了水中。
  此時已經接近了寒冬天氣,河水冰涼刺骨,一進入水中,一股涼氣隨即涌上了秦楚然的大腦,現在已經晚上8點多了,秦楚然無法借助一絲的陽光,只能靠著一點點模糊的視線尋找落水女子,唯有不斷摸索,下潛。
  又過了10幾秒。
  終于,秦楚然在河底發現了落水女子,秦楚然游到女子身后,將她慢慢推向水面。
  “我快憋不住了,就!就差一點了,說什么,我也要...游上去!”此時的他只有這個執念。
  “噗啊!咳咳咳,咳咳咳咳!!”終于終于,秦楚然將女子推出了水面。
  “咳咳咳咳,差點...就堅持不住了!”秦楚然大口喘著粗氣,心想。
  “喂!朝這邊游!”
  “嗯?”秦楚然看到河岸上的兩名女子在朝他這兒大喊,還有在一旁十分驚慌的咕哩嚕。
  再一次深呼吸后,秦楚然一手抓住女子一手劃著水面朝二人游去。
  10多秒后。
  他與懷中的女子一同來到岸邊。
  “把她往上推,我們抓住她后把她拉上來!”二人說道。
  “嗯。”說完,秦楚然便使出來了吃奶的力氣將她往上推,還好,他平時有練過舉重。
  “1!!!2!!!3!!!”二人最終拽住了女子肩膀的一個衣角并將她扯上了岸。
  “哎呦,終于,終于上去了。”
  就在此時,秦楚然的腳突然抽了筋。
  “我艸!”
  “快,把你的手也給我!”兩名女子大聲說道。
  “我...我...我腿抽筋啦!!!”咕嚕,秦楚然喝了一口河水,又腥又涼。
  咕嚕,咕嚕,又連喝了兩口。
  “怎么辦!!怎么辦!!”其中一名女子叫道。
  “我怎么知道,我不會游泳啊!”
  “我也不會啊!怎么辦?”
  “喂!有沒有人啊!快來救人啊!”
  可是在這周圍,除了他們幾個,再沒有什么人經過此地了。
  “咕哩嚕!!!!!”咕哩嚕一旁尖叫,當然,除了秦楚然之外沒人可以聽的到,可以看出,此時的它眼中充滿了恐懼,驚慌,無奈。
  “這一次,怕是要完了。”終于,秦楚然堅持不住了,他一下子沉入了水中。
  “喂!他沉下去了!!!”一名女子大叫道。
  “咕哩嚕!!!”咕哩嚕著急到了極點,這一次,它閉上眼睛,凌空一躍跳進了秦楚然沉下去的水面。
  它在水中拼命朝秦楚然游去,它滿臉掙扎,恐懼,但同時,還充滿了堅定,可以看出跳入水中對它來說是付出了多大的勇氣。
  “咕哩!”它看到了緊閉雙眼的秦楚然,顯然他已經沒有了知覺。“咕哩!”它拼盡全力在秦楚然上方召喚出了一個令時空扭曲的黑洞。
  秦楚然和它一同被那黑洞吸了進去。
  黑洞消失。
  水底的一切瞬間歸于了平靜。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