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底棲魔魚日記 > 第一章 我,底棲魔魚

第一章 我,底棲魔魚


  在紐芬蘭島附近冰冷的洋面下,我正用身體最上方豎直排列的三只眼睛,緊盯著海面上的船隊。這些帆船是我追逐的獵物,它們將成為我接觸人類世界的通行證。
  在追逐中我的尾部在用力的擺動,為全身提供前進的動力。粉紅色腹部也舒展出四只觸手,它們隨著海波搖蕩著,透過身體分泌的粘液向我傳達周圍的情況。
  這些事物令我不會追丟前面那三艘大約70英尺長的卡拉維爾帆船,我從它們在挪威起航的時候就一直跟到現在,身邊與我同行的奴隸們早已經因為這漫長的跋涉而顯得體力不支了。
  我得盡快下手,否則獵物就要跟丟了。
  如你所見,正在水下五十英尺處追逐獵物的我并不是人類,而是你們眼中的異怪——底棲魔魚。一種長約二十英尺,重達6500磅,擁有心靈異能,具有兩顆心臟,三只眼睛,四條藍黑色觸手,四個腮不斷向周圍噴吐粘液的扭曲海洋生物。
  像我這種同時具有著魚類,烏賊,深海軟體爬蟲特征的異怪,除了出現在恐怖電影和你們絕不想做的夢里之外,估計你們平時是遇不到的。
  為此我深表遺憾,因為你們無法欣賞我結實的觸手,身體上美麗的花紋,還有......好吧,估計你們的審美觀無法欣賞這一切。
  在十幾年前,我和你們一樣,被人類的審美觀所束縛,無法理解這種屬于深海的美。那時候我還是一個人類,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沒有放假,沒有女朋友,連只貓都沒有。
  直到在某一天做了一個關于觸手和深海城市的夢之后,我告別原來的生活,變成了一顆魚卵......
  那段日子有點不堪回首,不過在接受這種設定后,卻意外的不錯。底棲魔魚是真正的長生種,只要不被殺死就能一直活下去,這可比原來強多了。
  而且我們在出生的時候還會繼承所有祖先的全部記憶,這相當于有無數個長者在身邊諄諄教誨,傳授你一大堆人生經驗。
  絕對是無數個,僅僅是我在這十年間粗略瀏覽過的記憶,最遠就已經達到了兩百萬年前,而這僅僅是我繼承下來的屬于整個族群的永恒記憶中最末端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也因此,每一只底棲魔魚都沒有幼年期,從一出生就擁有完整的意識并且非常老練世故。我剛孵出來的時候表現出了成年人類的正常智商,以及面對未知世界合理的好奇心,這不僅沒有引起我父親的懷疑,而且讓他覺得我是個智障。
  所以在我因身體發育必須留在長輩身邊效力的十年里,他沒有給我安排任何工作,只是讓我留在家里好好閱讀祖先的記憶,以期能夠提升一點智商。
  我只是個孩子,不是智障!誰知道一個卵也會這么變態啊!
  在千辛萬苦的證明自己已經是一條正常魚之后,我被允許在這座位于北冰洋冰蓋下的城市中建立屬于自己的居所。
  然后我像生活在世界上數以千計的同胞一樣,驅使奴隸興建居所,用幾年時候瀏覽和整理一位祖先的記憶,再不時的用天生的心靈異能奴役幾個倒霉蛋來補充奴隸的損耗。如果實力足夠,還可以參選成為城市議會的議員。
  開什么玩笑?
  在之前還是人類的時候,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是以小時和分鐘來計算的。雖然在海底的十年中,我的三觀被不見陽光的深海侵蝕的差不多了,但是在時間觀念這方面還是沒轉變太多,畢竟我在這海底才過了十年,只是一條又年輕又稚嫩的底棲魔魚。
  可能在我像我父親那么大的時候,才會徹底的轉變過來吧。他經常會花幾年時間去梳理某位祖先的一次傳奇經歷,就像我曾經是人類的時候,用整個周末的時間去追劇和看小說一樣。對人類來說充滿著生離死別的漫長時光,在我們看來只是拿來消磨的一點閑暇時間。
  尚未完全轉變的我與這種生活格格不入。于是,在對于未知世界的好奇中,在身體內人類的殘留觀念驅使下,我準備盡快在世界上謀奪屬于我的位置。捕獲這支艦隊是我邁出的第一步,為了這一步我做了精心的準備。
  作為一名長生種,像惡魔一樣急躁冒進是愚蠢的行為。當然如果你也不會死在主物質世界的話,那么倒可以像他們一樣莽撞,反正我是不敢的。
  所以在此之前的幾年里,我一直徘徊在人類文明的邊緣,隱匿在荒蕪的海島當中,通過心靈異能來獲取知識和奴隸,
  與此同時,我也在武裝一支由魚魔怪組成的軍隊。這些長有蛤蟆腦袋的兩棲類生物是用我的觸手將地上生物轉化而成的,他們裝備著簡易的金屬武器。
  直到今天,萬事俱備的我才正式開始實行計劃。
  啊,十分抱歉,我一直在回憶過去,忘了告訴你們我的名字。自從有了無盡的時間可以揮霍以后,我一回憶起過去就停不下來了,拖延癥也是越來越難以克制。
  本來去年就有一支艦隊可以下手,卻因為回憶祖先關于觸手和女巨人的奇怪記憶而耽擱了,直到現在才找到了適合的目標。然后我也終于抽出時間來寫下了這本日記,準備來記錄我接觸人類世界的經歷。
  你們可以叫我托洛普,其它底棲魔魚不會用這個名字來稱呼我,這是我專門從記憶中找到的一位祖先朋(***(灰)的名字,我將它作為與你們這些只有一張嘴的生物交流時的代稱。
  你要知道,我平時說話不是用進食的那張嘴發聲,而是使用身體兩側四個直徑兩英尺的腮孔來交流。如果你想用底棲魔魚語完整說出我的名字,你得拿上長號之類的樂器吹一首曲子,而且這還會被其它底棲魔魚認為是沒教養的表現。
  看,我果然是一條好魚,多么為他人考慮。
  所以接下來我寫的日記,你們一定要認真看,要知道用觸手寫字可是很辛苦的。
彩票中心手机客户端